李守信(伪蒙古军总司令)

编辑:福分网互动百科 时间:2019-12-09 21:58:53
编辑 锁定
李守信(1892—1970),蒙古族,1892年生于内蒙古卓索图盟土默特右旗。青年时即加入热河省地方武装,曾任营长、团长,同时又以“信”字为号聚匪为害地方,成为热河地区恶名昭彰的匪首。1933年,日军进犯热河,李守信率部投敌。先后任“热河游击司令”、“察东警备军司令”等伪职,在日军的驱使下进犯察哈尔地区,与抗日武装作战。1936年5月,经日本关东军授意,参加了以德王为首的伪蒙古军政府,任伪蒙古军总司令;1938年,出任伪蒙古联盟自治政府副主席。
1945年日本投降后,随德王赴重庆晋谒蒋介石,被任命为“第10路军总司令”、“东北民众自卫军”司令等职。内战爆发后,受命到内蒙古东部地区招纳旧部,组织武装,配合国民党军队进攻解放区。1947年,其部众被人民解放军全歼于开鲁,他逃往北平,后又辗转到台湾。1949年,返回内蒙古,追随德王在阿拉善旗参与组织“蒙古自治政府”的活动。阿拉善旗和平解放后,又出逃至蒙古国,于1950年被逮捕并引渡回国受审。1964年,获人民政府特赦,被安置在内蒙古自治区文史研究馆任馆员。1970年5月,在呼和浩特病逝,终年78岁。[1] 
中文名
李守信
国    籍
中国
民    族
蒙古族
出生地
热河省卓索图盟土默特右旗
出生日期
1892年7月11日
逝世日期
1970年5月
职    业
伪蒙古军总司令
代表作品
《李守信自述》

李守信基本资料

编辑
李守信,1922年在奉军中任骑兵团团长。1930年李守信在东北军十七旅担任三十四团团长时,接受上级命令进剿嘎达梅林起义队伍,李守信率领三个团的一千余名骑兵,追击数百里,追剿嘎达梅林起义队伍。嘎达梅林在强渡漂浮冰排的乌力木仁河时,被李守信用步枪射死在河内。七七事变后,李守信利用华北形势,一跃成为伪蒙古军总司令。1940年10月他兼任伪蒙疆联合自治政府副主席。1941年初随德王去日本东京访问,拜见日本天皇和东条英机。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告无条件投降以后,陈毅将军曾派人给李守信两封信,动员他归顺人民,立功赎罪,李守信顽固拒绝。其后,他投靠蒋介石集团,为虎作伥与人民为敌。冬季,蒋介石到北平视察,将李守信找去,面令其速去东北,召集旧部,扩充武装,配合“剿共”。从此他先后担任国民党第十路军总司令,热河省人民自卫军总司令,骑兵第六军军长,国民政府东北行辕中将军事参议等职。1949年4月李守信逃往台湾。6月间,李守信由台湾返回大陆,1949年12月28日,他和德王一起逃至蒙古国边境察干套老盖。1950年2月27日被蒙古人民共和国边防军逮捕,于当年9月18日引渡回国,在北京入狱。1964年被人民政府特赦。后任内蒙古自治区文史馆馆员,1971年在呼和浩特病逝。

李守信草原枭雄

编辑
李守信,1892年生于内蒙古卓索图盟土默特右旗。早年在热河北部以“信”字为号聚匪为害地方,后被担任热河游击马队统领的张连同收编,曾任营长、团长,1922年张连同投靠奉系,被改编为东北边防军骑兵,李守信任骑兵团团长,驻哲里木盟(今内蒙古通辽)开鲁。后在张学良的指挥下,镇压过嘎达梅林起义。1925年张连同被宋哲元击败,其部大部分归由李守信率领,这是李守信起家的资本。

李守信投降日本

编辑
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曾率军抵抗日军进攻,任东北军驻热河骑兵第9旅崔兴武部下
李守信(中) 李守信(中)
第57团团长。1933年,日军进犯热河,李守信率部投敌。所部东北军17旅被改编为“兴安西警备军”。后被日军驻赤峰特务机关头子田中玖委任为“热河游击师司令”、“察东警备军司令”等伪职,下属两个汉族支队6300多人,一个蒙古兵支队1700多人,还有一个炮兵大队。1933年夏季,日军全部占领热河以后,便开始准备侵犯察哈尔北部的多伦,当时驻防多伦的是日本人不太信任的刘桂堂的山东土匪军7000多人,李守信于这年五月率领两个汉人支队与炮兵队向多伦开拔,准备攻占多伦。李守信是个善于指挥战斗,又懂得只有掌握住枪杆子才能在日本人与国民党面前两面讨好的的人,他晓得这次日本人派他来进攻多伦,是对他是否对日本人忠心的一个考验。1933年端午节这天,刘桂堂偷袭李守信不成,被李守信打死将近两千人后于5月30日撤出多伦,逃往张家口,就这样李守信以很小的代价进占多伦,而此时冯玉祥在张家口组织起察哈尔抗日同盟军。

李守信多伦双簧

编辑
多伦西南的几个县由于只是由日本人扶植的伪军及民团驻守,因而很快被吉鸿昌率领的抗日同盟军击溃并收复,抗日同盟军也很快便对多伦形成了包围之势。在准备进攻多伦之前,吉鸿昌派姚景川去李守信的刘继广支队里,做团长陈景春的策反工作,因为此二人乃是亲戚。关于此事情,李守信在其回忆录中说:“在抗日同盟军围攻多伦以前,我曾和参谋长陈宝泉瞒过日本人招集两个支队长和团长们开会,我说,谁是真抗日,谁是真投敌只有盖棺才能定论,我们已跟日本人拉上线,现在八字没见一撇,绝不能放弃多伦,必须死守几天,看看抗日同盟军的力量究竟如何,瞧瞧日本人对我们的态度怎样,然后再决定下一步的行动……”。
抗日同盟军围攻多伦时的兵力有一万多人,但是装备大部分都是轻武器,当李守信在多伦听到战斗打响时并没有炮声以及不多的几声机关枪声时,更加坚定了其坚守的信心。7月8日这天抗日同盟军的骑兵队500多人,进攻小孤山,此时正赶上日本人的飞机来侦察,日本人的飞机在向抗日同盟军的骑兵队扔了几颗炸弹后,骑兵队便退却了。在这个时候正赶上雨季,连绵的阴雨对抗日同盟军的进攻非常不利,由于接连几昼夜的进攻无果后,再加上后方的给养接济不上,抗日同盟军的气势开始低落。在战斗呈胶着状态时,李守信总是能出现在守城最吃紧的地方,大大鼓舞了下属兵士们的士气,形式向李守信这边逐渐好转。这个时候姚景川又被派去做李守信的策反工作,姚景川对李守信说,现在苏联人已经决定给冯玉祥100万支枪,不久就可以通过外蒙古运过来,你如果归降冯将军,既能得到抗日英雄的美名,又能得到实惠,但是李守信知道冯玉祥的为人,他若投靠,断不会受到什么优待,能保住脑袋便不错了,难道苏联人给他的枪还能给我不成。姚景川又说:冯先生真心抗日,得到全国各方面爱国人士的拥护,如果这次连多伦都收复不了,人们就要大失所望,现在你只要把多伦让出,便可以振奋全国人民抗日的信心,这就是对抗日的最大贡献,冯先生自然会看重你,给你高官厚禄。之后又说,冯先生此次派我来,是想向你暂时借一借多伦。冯先生真有办法,你不成问题会和我们合作在一起,冯先生要是没有办法,我负责把多伦还给你。对于姚景川的劝说,李守信也有些动心了,毕竟得罪冯玉祥也不是什么好事。李守信在其回忆录中说:我因为孤军据守多伦三天三夜,也蛮对得起日本人给的六万发子弹,冯玉祥既然派代表来,我不能把这条路切断,现在正到了两面都能讨好的时候,于是我问姚景川,你们打算借多长时间。姚景川说,借两三个月,我说,两三个月时间太长,一个月我能应付日本人,到期限你们如果不归还,我就要反攻,咱们一言为定,都要对得起朋友。
双方达成这个“借荆州”给冯玉祥脸上帖金、给中国人的抗日注射兴奋剂的口头协定之后,抗日同盟军按照李守信嘱咐,虚张声势的加紧进攻,李守信在日本人的顾问教导连负责人浅田面前说,我们誓死守卫多伦,但是日本人也怕死的很,感觉情势不妙,便给承德的特务机关发电报,要求接济。并把战况描绘的特别惨烈,也是希望上峰能主动提出撤退,驻热河的日军负责人松室孝良害怕把李守信这支忠于日本人的伪军被抗日同盟军消灭或是收编,于是便同意撤退,如果不同意撤退,派日军从承德去解围,也是远水救不了近渴,再说,连日大雨,行军肯定又会耽误时日。
李守信从多伦假装突围撤退的时候仍然好好表演了一番,很好的瞒过了日本人的顾问队,在这幕双簧戏唱完的时候,李守信的部队毫发无损的撤退到了离多伦280多里的锥子山,而吉鸿昌的抗日同盟军也雄赳赳气昂昂的进占多伦城,于是冯玉祥通电全国说,抗日同盟军一举收复察东重镇多伦,来自全国甚至世界的镁光灯齐聚他面前,更多的是齐聚国民党的发言人面前,于是振奋中华民族抗日精神的兴奋剂就在这样一幕闹剧的基础上注入了全国人民的心。不过这兴奋剂并没有维持多长时间,一个月后,李守信再次攻占多伦,大半个中国也一步一步被日本人占领,期间这样的双簧戏不知有没有再上演过。

李守信汉奸理论

编辑
陈:宋主席对你非常钦佩,特地派代表来跟我接头,希望咱们和他合作在一起抗日,故来向你报告。
李:大哥咱们暂不谈别的,我先问你,宋哲元能给我29军的军长吗?能给你扩充枪马齐全的一师骑兵吗?
陈:我头脑简单,没有想这个。
李:宋哲元并不比我大,我也不见得比宋哲元小,他虽然是老蒋的干儿子,在日本人面前还不如我吃香,咱们要直接找老蒋,我不拐宋哲元这个弯。
陈:难道我们不抗日吗?
李:我叫你送子弹给他难道是叫他杀中国人? 现在日本人正给我们扩充,最好不要节外生枝,到了一定的程度和恰当的时机,我自有办法,你不要以为我和德王已经联合,这完全是扯谈,他们把我当汉人看,我也以汉人自居。咱们现在是带着假面具,没有揭破就尽量装着,多装一天就多得到补给。到了装不住以后,再反正也不迟,有这1万多枪支人马,谁也欢迎我们,不要愁拿上一颗肥猪头找不见庙门!
至于我今后怎么办,那只有拉竿子。到绥远也好,到热河也好,如果国共合作起来惩治汉奸,和我同命运的人很多,我挑起来一干,不愁没有人响应跟我,如果国共从此分家,只要有人有枪也要我,我更加有活动空间,可以左右逢源。

李守信蒙军司令

编辑
1936年5月,经日本关东军授意,参加了以德王为首的伪蒙古军政府,任伪蒙古军副总司令(后任总司令);同年11月,在绥远抗战中,在百灵庙战役中被国军傅作义部击败。1938年,出任伪蒙古联盟自治政府副主席。日本投降后,随德王赴重庆晋谒蒋介石,被任命为“第10路军总司令”、“东北民众自卫军”司令等职。他说:“我投敌12年,总算把命捞住了,虽然在察北扔下了30里长的一条山沟,400匹马5000只羊,在厚和和张家口扔下了50万买下的两处房屋,可是北平还有十几处院子,除了运去整整十万两烟土,尚有换成美元2万元的财产,以及其他贵重衣料皮衣和不少值钱的东西,所以我感到我当蒙奸非常够本,而且有赚头!”内战爆发后,受命到内蒙古东部地区招纳旧部,组织武装,配合国民党军队进攻解放区。1947年,其部众被人民解放军全歼于开鲁,他逃往北平,后又辗转到台湾。

李守信最终结局

编辑
1949年4月李守信逃往台湾。6月间,李守信由台湾返回内蒙古,追随德王在阿拉善旗参与组织“蒙古自治政府”的活动。阿拉善旗和平解放后,又出逃至蒙古国,1950年2月27日被蒙古人民共和国边防军逮捕,于当年9月18日引渡回国,在北京入狱。1964年被人民政府特赦。后任内蒙古自治区文史馆馆员,写下了30万字的回忆录。
1970年5月,李守信在呼和浩特病逝,终年78岁。
参考资料
词条标签:
政治人物 历史人物 军事人物 内蒙古 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