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揖唐

编辑:福分网互动百科 时间:2019-12-11 19:37:21
编辑 锁定
王揖唐(1877—1948),安徽省合肥市人,中华民国时期著名政客,洪宪男爵,北洋上将,安福系主将。曾在日本留学,抗战期间叛国投敌,沦为汉奸。抗战胜利后被国民政府逮捕,1948年被以汉奸罪枪决。
中文名
王揖唐
国    籍
中国
民    族
汉族
出生地
安徽省合肥市
出生日期
1877年
逝世日期
1948年9月10日
职    业
政客
毕业院校
东京振武学校
代表作品
《今传是楼诗话》;《童蒙养正诗选》

王揖唐人物年表

编辑
王揖唐,1877年出生安徽省合肥市。
1904年参加清末最后一次科举考试中进士,被授予
1941年夏,王揖唐视察伪训练所 1941年夏,王揖唐视察伪训练所
兵部主事
1904年得军机大臣徐世昌推荐留学日本学习军事。
1904年留学回国历任东三省督练处参议,吉林兵备份处总办,北洋新军陆军协统
1912年任军咨府军咨使统一党理事长,共和党干事,进步党理事,总统府秘书、参议、顾问。11月26日授为陆军中将
1913年2月12日加陆军上将衔。12月30日授以二等嘉禾章,任参议员。
1914年任参政院参政,总统府咨议。10月8日授以勋四位,江皖筹赈督办。
1915年任吉林巡按使。12月21日授一等男爵。
1916年任内务部总长,兼京都市政督办,众议员。
1917年11月23日授予一等文虎章。12月30日授予一等大绶嘉禾章,临时参议院议长,安福俱乐部干事部主任、总裁,众议院议长,外交委员会专门委员。
1918年8月12日授予一等大绶宝光嘉禾章。10月16日授予勋三位。
1919年任北方议和总代表。5月21日授予勋二位。1920年免。
1924年任安徽省长兼督办安徽军务善后事宜。1925年免。
1931年任东北政务委员会委员。
1933年任行政院驻平政务整理委员会委员。
1935年任冀察政务委员会委员。
1937年任委员长,伪华北临时政府常务委员会委员兼赈济部总长。
1938年兼伪内政部总长,兼联合委员会委员。
1939年任伪新民会会长,兼中国佛教学院董事长。
1940年任伪中央政务委员会委员,伪考试院院长,伪华北政务委员会委员
1941年夏,王揖唐在宣讲“治安强化运动” 1941年夏,王揖唐在宣讲“治安强化运动”
、委员长兼内务署督办,兼新民会会长兼新民学院院长,伪中央执行委员会委员。
1940年春,日本派遣军总参谋长板垣征四郎被调回国,王曾设宴欢送,并呈递感谢状。
1940年10月,王揖唐应邀去日本访问,参拜了靖国神社,还叩谒了天皇。
1941年任伪华北防共委员会委员长,兼剿共委员会委员长。
1942年任伪国民政府委员,兼伪华北综合调查研究所长,兼华北青少年团统监。
1943年任伪最高国防委员会委员,伪全国经济委员会副委员长,伪华北政务委员会咨询会议议长。
1948年9月10日被处决。

王揖唐人物生平

编辑
王揖唐,安徽省合肥人,早年留学日本东京振武学校学军事。抗战爆发后投敌,频繁与日本人接洽。伪临时政权在北平成立,王揖唐作为“创始”人之一,捞了个行政委员会常务委员兼赈济部总长的职位。
1938年9月,华北临时政权和南京维新政权在北平成立“联合委员会”,王揖唐任委员。
汪伪政权成立后,王揖唐出任伪中央政治委员会委员、汪伪政权考试院院长。王揖唐还利用汪精卫的势力和影响,赶走了王克敏,自己当上了伪华北政务委员会委员长兼内务总署督办,成了华北汉奸的头号人物。
1943年1月,王揖唐发表声明,为配合汪伪政权协助日本进行“大东亚战争”,宣布华北全面开展“东亚解放新国民运动”,并集中华北全部力量完成“大东亚战争”。然而,由于与汪精卫的矛盾,1943年2月,王揖唐被迫辞去了伪华北政务委员会委员长的职务,未能完全实现自己的“卖国抱负”。
抗日战争胜利后,王揖唐在北平被捕,被关进炮局监狱。河北高等法院在起诉书中列举了他投敌卖国的罪状,其中有为敌宣传战功,叛国亲日,五次举行治安强化运动,供敌粮食、金钱及其他物资,增强敌人实力等。
1948年9月10日,王揖唐以汉奸罪在北平姚家井第一监狱被处以死刑。

王揖唐主要经历

编辑

王揖唐安福国会

王揖唐早年继承父业,以教书为生。光绪三十年(1904年)参加清末最后一次科举考试殿试高中二甲第五名进士,被授予兵部主事。当年10月,得军机大臣徐世昌推荐,进入日本振武学校学习军事。光绪三十三年回国,任东三省督练处参议,后升任吉林兵备分处总办、陆军协统等职。“辛亥革命”爆发,王揖唐被怀疑参加革命,遭到通缉,只身逃到北京。民国元年,袁世凯成为民国临时大总统,王揖唐投靠袁,任大总统府秘书。民国2 年,袁世凯召集国会,王揖唐被圈定为参议院议员。他奉袁世凯意旨,把持统一党,使该党成为袁氏的政治工具。民国3 年1 月,任约法会议议员,为袁氏修改《中华民国临时约法》鼓噪呐喊。5 月,根据“袁氏约法”成立资政院,王揖唐任资政院资政。9 月,出任吉林巡按使,但为吉林将军孟恩远所不容,任职7 个月后郁郁而归。袁世凯筹划帝制时,王揖唐极力劝进,袁氏称帝后封其为一等男爵,授陆军中将加上将衔。民国5 年3 月,袁世凯被迫取消帝制,由段祺瑞组织内阁,王揖唐又以同乡关系投靠段氏,被委任为国务总长。民国6 年7 月,张勋复辟失败后,冯国璋任总统,段祺瑞任国务总理,两人为争夺北洋派领袖地位,矛盾日深。段祺瑞用其亲信徐树铮之谋,欲组织政党以对抗冯国璋。徐树铮召王揖唐面商,王笑曰:“是何难,揖唐非敢自诩,对于此事确有十分把握,惟经费无出耳。君苟以资畀余,可反掌而成也”。徐即取款80 万,王揖唐遂以此在政客和议员中组织派系依附段氏。段派议员经常在西城安福胡同聚会,由此产生“安福俱乐部”。王揖唐还安排安福系成员带足经费,回本省操纵选举,结果国会参、众两院议员席位大多为安福系占有,故时人称之为“安福国会”。民国7 年王揖唐当选为众议院议长。9 月,在段祺瑞的授意下,王揖唐与李盛泽操纵国会选举了徐世昌为总统。
民国8 年2 月,南北“和平会议”在上海召开。北方总代表朱启钤独断专行,引起极力主战的安福系的不满,朱启钤被迫辞职,王揖唐接任。这一任命,引起南北两方的反对。北方直系大将吴佩孚通电指责王氏:“身列国会,安能解决国会之问题;身为党魁,安能不受党派之牵掣!在天下未有“斯人不出”之希望,而足下竟有“舍我其谁”之仔肩。足下自命不凡,不计个人“安福”,欲谋天下“安福”,其如天下之不谅何!……”接着,南方广东护法军政府也通电反对。王揖唐在一片反对声中到了上海,忙于四出活动,收买舆论。民国11 年7 月,直皖战争爆发,皖系战败,段祺瑞政府跨台,直系控制了北京政府,通缉皖系要人。王揖唐匆匆离沪,逃往日本。

王揖唐不甘寂寞

民国13 年春,王揖唐回国。10 月,冯玉祥发动北京政变段祺瑞出任北京临时执政府执政,王揖唐又入段氏幕中,为其谋划大计。11 月24 日,王揖唐通电取消安福俱乐部,申称:“过去之国会与政团,情势既已推移,自当除旧布新,别筹途辙。”28 日,出任安徽省省长并暂兼军务督办。因遭倪嗣冲地方军阀势力的强烈抵制,到职不足半年,就被迫返京,后闲居天津。
民国20 年至民国26 年间,王揖唐先后担任国民政府东北政务委员会委员、北平政务委员会委员和冀察政务委员会委员,周旋于日蒋之间。
一方面,他奉蒋介石旨意,协助活动段祺瑞南下上海,使日本人欲以段、陈(炯明)合作建立伪华北政府的企图落空;另一方面,他与日本关东军中将旅团长佐藤三郎经常秘密接触,还参加了由日本人为制造“华北国”而支持成立的汉奸组织“正义社”,为冀察政务委员会中的亲日派代表之一。

王揖唐卖身投敌

七七事变”后,北平失陷,王揖唐公开投敌,与王克敏等人在北京饭店设立“政府筹备处”,积极筹划成立日伪政权。民国26 年12 月14 日,伪中华民国临时政府成立,王克敏任行政委员会委员长,王揖唐任赈济部总长。民国27 年,赈济部撤销,王揖唐改任内政部总长,兼任赈务、防疫两个委员会的委员长。王揖唐不甘于位,与王克敏勾心斗角,互相倾轧。民国29 年3 月,汪精卫的伪中央政府在南京成立,伪华北临时政府易名“华北政务委员会”,王克敏任委员长,把王揖唐排挤为汪伪政府考试院院长。1940年春,日本派遣军总参谋长板垣征四郎被调回国,王曾设宴欢送,并呈递感谢状。王逆在致欢送词中称赞其功高勋著,此次离任回国,“真令人有离别慈父之感”。国人对他这种明目张胆,认贼作父的丑行,无不切齿痛恨。

王揖唐治安强化运动

1942年王揖唐(前左)在任新民会会长 1942年王揖唐(前左)在任新民会会长
在筹建伪中央政府时,王克敏汪精卫争权夺利结怨甚深。日本为安抚汪精卫,于1940年6 月把王克敏赶下台,任命王揖唐为伪华北政务委员会委员长兼内务署督办。王揖唐就职后,先后两次去日本,他参拜了靖国神社,叩谒天皇裕仁,奉献大批中国名贵古玩书画以示忠顺;归国后曾写诗抒感明志,其中一首诗称:“八纮一宇浴仁风,旭日萦辉递藐躬。春殿从容温语慰,外臣感激此心同。”诗的开头即对日本军阀征服世界的迷梦加以由衷的赞颂,接着表露了对被接见的感戴心情,奴颜媚骨溢于言表。最后自称“外臣”,简直是“纳表称臣”,申明了甘心作奴才到底的心志。还成立了“华北防共委员会”和专为日本掠夺资源服务的“华北综合调查研究所”,并自任这两个组织的委员长。在不到三年任期内,王揖唐搞了5 次强化治安运动,屠杀了无数爱国志士和无辜百姓,抓捕了大量平民供日军役使;并开发矿藏、强征粮食,竭尽华北物力以支援日本的侵华战争。在日本侵占的8 年中,华北人民所遭受的压迫、屠杀、搜刮、掠夺要以这一时期最为残酷。“华北政务委员会为谋华北治安之确立,特定于本月(注:1941年3月)30日起……在华北各地举行治安强化运动”,“华北政委会王揖唐委员长以下各总署督办及各省市长官,分别讲演治安强化运动之意义,阐述甚详……”,“王委员长也已派定齐燮元督办于日内出发华北各地视察并指示一切,以期收硕大之成果”(《新民报》1941年3月23日第1版)。在整个五次治安强化运动中(1941年3月至1942年12月10日),王多次发表“治运”广播讲演并亲赴各省视察,大力推行保甲连坐法,训诫伪军“不能只依靠友军的力量,而应主动地做好治安工作”。华北伪政权投入10余万伪军协同日军与抗日军民作战,其烧杀抢掠的凶残程度一点也不逊于日军。在华北众汉奸中,对日寇极其驯服忠顺且为害最大者,当属王揖唐,华北人民无不恨之入骨。
王揖唐贪污暴敛,兑藏黄金,广置房产。王克敏指使部属指控他“贪污渎职,废弛公务”。日本侵略者感到不能再指望王揖唐来完成建设“后方基地”的任务,于1943年2 月9 日将其免职,改任汪伪全国经济委员会副委员长、新国民运动促进委员会委员、中央政治委员会委员等虚职。王揖唐在去职时发表演讲,还无耻地说:“华北为大东亚建设中心,应担负起兵站基地之任务,把人力物力、精神总力供献给日本。个人无论在野在朝,均为大东亚战争而努力。”

王揖唐推广奴化教育

华北政务委员会在沦陷区大搞封建复古,利用“国学”儒家思想大肆奴化民众,当时唱的是文言文的《卿云歌》(被作为伪国歌),伪币上印的人头像是孔子的画像。日伪每年都要进行祭孔活动。学校中把原来的“公民”课改为“修身”课,其内容全是宣扬封建礼教的。将新文化运动中被批判的儒家文化大张旗鼓的摆上台面,颇有重演1916年将孔教演变为国教的味道。
华北政务委员会中“三巨头”汉奸之一的王揖唐,这位前清最后一届科考的进士,华北伪政府的委员长,对于利用“国学”推广奴化教育更是不遗余力。一边配合日本人在华北大搞“强化治安运动”屠杀和残害抗日民众,一边积极利用国学奴化国人,不但建立了伪政府下的“国学院”,还在暑假期间举办幼儿训练班,抓紧对青少年的奴化灌输。

王揖唐庆祝“南京还都”

1941年4月30日,伪北平政府为了庆祝汪伪“南京政府”还都,伪华北政务委员会成立一周年,举行了盛大的庆祝活动。庆祝大会上伪华北政务委员会委员长王揖唐与伪北平市长余晋发表了讲话,并在庆祝大会上表彰了孝子节妇各五名以及拾金不昧者,以彰显北平是大东亚共荣治下的王道乐土

王揖唐最终丧命

王揖唐下台后,曾与曹汝霖等“在野名流”联名致函日本华北方面军总司令冈村宁次,保释了国民党军委会华北军务厅主任许惠东等70 余名地下工作人员。民国34 年8 月,日本无条件投降后,王揖唐即托病住院,同时暗中活动,企图脱卸汉奸罪责。民国35 年春,河北高等法院将其逮捕入狱,立案审理。由冀高法院刑二庭长何承焯主审,每次开庭,王揖唐均以病势沉重为由,被人抬上法庭,闭目不答。王自知罪行重大,于是大耍花招,1947年秋,王揖唐委托律师刘煌等,突然举行记者招待会并散发声明。声明承认附逆降敌,有罪于国,同时却反戈一击,声称刑二庭长何承焯曾在伪司法总署任职,是一小汉奸。称“以小汉奸高踞堂上审大汉奸,将何以杜悠悠之口”。消息传出,九城轰动。南京司法部只得撤消何承焯职务,另委派吴盛涵为刑二庭长,重新审理王揖唐汉奸案。河北高等法院根据事实依法判处其死刑时,他又两次申请复判。这样拖延了两年多。民国37 年9 月,经民国最高法院最后复判,仍将王揖唐判处死刑。9月10日,王揖唐在北京姚家井第一监狱被枪决,时年71岁。

王揖唐王揖唐轶事

编辑
1914年袁世凯实行独裁统治,共和党也遭到监视。当时共和党副理事长章太炎在上海常常发表反袁文章,袁世凯既恨他又怕他,总想把章太炎监禁起来。于是,袁世凯买通共和党人,借口共和党党务无人主持,请章太炎赴京。章太炎到北京后,住在共和党化石桥公寓,从此章太炎便被袁世凯派人监视起来,言论、通信等自由,均被剥夺。后又派陆建章把章太炎骗到龙泉寺,幽禁起来。章太炎愤怒异常,但无论怎样怒骂痛斥仍无济于事。自从章太炎被监禁在龙泉寺后,袁世凯谕示:“特殊优待,不得非礼,但不许越雷池一步。”章太炎无可奈何,便宣言绝食。章太炎已经绝食几日,袁世凯害怕事情闹大,不好向舆论界交待,为此十分着急,便询问左右说:“谁能劝章太炎进食?”
王揖唐立即回答说:“我能!”王揖唐原来是章太炎的门生,他们又曾在上海同办统一党。王揖唐受命赴龙泉寺进见章太炎,章太炎斥责他说:“你是来给袁世凯作说客的吧?”王揖唐回答说:“我哪里敢呢?”接着两个人便道起了家常和其他琐事,说了很长时间,当章太炎态度缓和下来以后,王揖唐见他脸上有了笑容,便开口说:“听说先生要绝食而死,这又有什么必要呢?”
章太炎又愤怒起来,说:“我不等袁贼来杀,宁肯自己饿死!”
王揖唐笑着说:“先生如果这样,袁世凯就高兴得不能睡觉。”
章太炎不解地问:“为什么这样说?”
王揖唐说:“先生你试想,袁世凯如果要真杀你,是十分容易的。现在你被幽禁,可以知道他不是不想杀你,而是不敢杀你。袁世凯的奸诈与曹阿瞒等同,他之所以不敢杀你,是因为他不愿在千秋万世留下杀士的骂名。如果您自愿饿死,袁世凯则既没有杀士的骂名,又除了心头之患。先生以前为袁世凯出谋划策是那么完善,而您自己怎么就不关心自己呢?”
章太炎听了以后,马上起来说:“你说得对啊!看来,我得马上进食。”

王揖唐王揖唐汉奸案

编辑
1945年8月抗战胜利,是年12月平津开始逮捕汉奸。北平捕奸工作由军统局北京站毛人凤负责,12月5日,毛在北兵马司汪时璟家设宴宴请北平巨奸。酒过三巡后,一声令下,王克敏王荫泰、汪时璟、殷汝耕等巨奸数十人全部落网。当时王揖唐正在中央医院养病、避风。6日晨才自医院把他捕走。随后,北平行辕主任李宗仁发布捕奸布告,内称,不除汉奸,“无以对炎黄之神灵,慰死难之先烈,平受害之人心;更无以树民族之正气,伸国法之尊严”。消息传出,民众无不拍手称快。
王被捕后即遭起诉,由冀高法院刑二庭长何承焯主审。王自知罪行重大,于是大耍花招,每次侦讯时都装聋作哑。1947年秋,王委托律师刘煌等,突然举行记者招待会并散发声明。声明承认附逆降敌,有罪于国,同时却反戈一击,声称刑二庭长何承焯曾在伪司法总署任职,是一小汉奸。称“以小汉奸高踞堂上审大汉奸,将何以杜悠悠之口”。消息传出,九城轰动。南京司法部只得撤消何承焯职务,另委派吴盛涵为刑二庭长,重新审理王揖唐汉奸案。
在以后的侦讯中,王仍装病,对法庭询问,哼哼哈哈,不作明确回答。如法庭命令他解释访日诗时,他推称这是文人游戏之笔墨,无深大义。1948年秋,王终被处决,身中数弹而亡。

王揖唐著作

编辑
《东游记略》
王揖唐 王揖唐
《上海租界问题》
《逸唐诗存》
《世界最新之宪法》
《今传是楼诗话》
词条图册 更多图册
词条标签:
政治人物 官员 人物 中国